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貞酒歌

2022-07-11

返回專欄首頁

作者:貞酒歌

原創投稿

評論:
《譚談交通》是一檔在2005年首播、由當時的交警譚喬主持的電視節目,在當時的成都電視臺都市生活頻道播出?,F在事件發展的方向,頗有一種‘譚喬需要證明自己是譚警官’的黑色幽默。

    7月10日,知名網絡紅人、原《譚談交通》主持人譚喬,通過個人社交賬號向外界披露,由其參與的交通普法欄目《譚談交通》,目前已經被全面下線。譚喬的個人B站賬號,視頻總數從345個驟降至80個——其中,有關《譚談交通》的內容,包括網友們熟知的“二仙橋大爺”“氣球哥”,已被全部下架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圖源:Bilibili@譚喬

    不僅是譚喬本人發布的《譚談交通》視頻遭到下架處理,其他網友進行的相關二創視頻,同樣遭到了大面積下架。在B站給出的下架原因中,一家名為“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”的陌生名字,走進了觀眾的視野。因為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侵權申訴,以及著作權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,B站(上海寬娛數碼科技有限公司)才下架了《譚談交通》的相關視頻——即便是譚喬本人發布的視頻,也無法幸免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然而,這次事件的嚴重性,并非僅僅只是《譚談交通》全網下架而已。據譚喬爆料,自己不僅可能面臨數千萬的巨額賠償,還有可能會因此遭受牢獄之災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圖源:微博@四川觀察

    事件發生后的第一時間,不少網友對此表示了不解?!蹲T談交通》是一檔在2005年首播、由當時的交警譚喬主持的電視節目,在成都電視臺都市生活頻道播出?,F在事件發展的方向,頗有一種“譚喬需要證明自己是譚警官”的黑色幽默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而在事件發生后,正在工作中的譚喬緊急作出了表態,他強調,“《譚談交通》是由其本人原創拍攝、帶有新聞傳播屬性、十幾年來一直無償公益普法的視頻。節目制作的初衷,是為了更好的進行普法宣傳,所以無論是作為唯一創作者的我,還是視頻的紀錄方,都從來沒有主張過版權?!?

    《譚談交通》這檔節目一經播出,就在四川當地引發了熱議,受到了當地人民的喜愛。而在偶然的契機下,以“二仙橋大爺”為代表的節目切片,被網友投稿到了B站等平臺,旋即引發全網熱潮,大量衍生二創作品如雨后春筍不斷涌現,時至今日依然如此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在這次的聲明中,譚喬強調了一點,《譚談交通》創作之初,并沒有簽訂過任何合同和協議,而譚喬本人是唯一的原創作者。同時,作為視頻記錄的一方(或為成都廣播電視臺),是否有權利向眾多二創作者進行巨額索賠。譚喬本人因此調侃,自己是學交通法的,這次扯上了著作權法的糾紛,恐怕要請羅翔老師出山了——但羅翔老師主修的是刑法,遠水解不了近渴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千頭萬緒,還要從這家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說起。

    根據公開的信息顯示,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16日,公司注冊資本為50萬元,法定代表人為張宇航。該公司從事的行業為商務服務業,經營業務中,恰恰包含“知識產權服務”。而本次有關《譚談交通》產生的著作權爭議,正是這家公司的主營業務之一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或許,說是“主營業務之一”并不恰當。事實上,自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成立至今,主要從事的業務就是版權訴訟,作為原告方,它的開庭報告多達61起,已經陸續起訴過華為、騰訊、百度、快手等眾多知名大企業,以及眾多不知名的小企業或組織。這次被起訴的譚喬,只是其中之一。

    而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股東僅僅有2個人,張宇航和邱健——這兩個人除了經營這家公司外,再無其他公司的活動痕跡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事情爆發后,極目新聞實地探訪了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注冊所在地,發現這里實際上是一家服裝店,已經經營了四五年時間。在這家服裝店開業之前,這里是一家房屋中介。經過一番探訪發現,當地無人聽說過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名字。而在對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負責人進行電話探訪時,對方一直處于占線狀態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圖源:極目新聞

    事情發展至此,一個讓眾多網友神經緊繃的名詞,逐漸浮出水面——版權流氓。在過去的這幾年時間里,版權流氓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公眾面前,包括名動一時的視覺中國版權門事件。

    誠然,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注冊資本僅僅50萬,其法人亦無經營其他公司,即便在版權訴訟中失利,也不會付出多少代價。但被他起訴的公司或個體,卻可能會因此面臨巨額的賠償。而從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超過61起的版權訴訟來看,這家公司對此已經是輕車熟路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一個不需要論證的客觀事實是,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并不是《譚談交通》的初始版權持有方?!蹲T談交通》首播于2005年,最初的版權持有方,按道理應該是四川電視臺或四川交通部。

    隨著事件的發酵,當越來越多的網友,將目光鎖定到了著作權持有者時,一份版權轉讓聲明遭到披露。有知情人士向上游新聞爆料,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正是從成都廣播電視臺,獲得了《譚談交通》的節目版權。而成都廣播電視臺授予前者的權利,包括對《譚談交通》網絡傳播的維權權利。

    同時,成都廣播電視臺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電視臺長期以來沒有對《譚談交通》節目主張版權權利,但“譚喬個人通過侵權的行為長期以來獲取了大量的利益,這是公認的,并不代表著任何個人可以隨便侵權?!?

    在這份著作權轉讓聲明中,成都廣播電視臺特別強調,一旦對《譚談交通》全片、片段、截取單張影像以及改編作品的形式進行侵權,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有權單獨對侵權方提起投訴、訴訟,甚至采取刑事措施及獲得賠償。譚喬所說的“自己可能面臨牢獄之災”,并非危言聳聽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圖源:上游新聞

    至此,《譚談交通》全網下架事件的原因,已經基本清晰。事件的動因,源于《譚談交通》在近些年的全網爆火——在譚喬的不斷經營下,《譚談交通》已經成為具備一定商業價值的流量IP。而無利不起早,是“版權流氓”的本性。同時,按照成都廣播電視臺的表述,《譚談交通》的著作權所有者原本為電視臺一方,由其授權給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。后者進行維權,符合法律規定。而譚喬本人及眾多二創作者,自然成為侵權的一方。

    事件的矛盾點在于,在譚喬的表述中,《譚談交通》的原創作者只有自己,拍攝方(四川電視臺)僅僅作為記錄者而存在?!蹲T談交通》本身為公益性質,并非營利性節目,譚喬本人亦未對此進行版權主張。以及,成都廣播電視臺對這檔公益性質的節目進行著作權維權,是否合乎相關規定。

    可以確定的是,《譚談交通》這檔欄目的策劃者,的確是譚喬本人。節目中他與受訪者的互動,皆由其本人親自編排、出鏡。但是,如果按照著作權法的相關表述,在譚喬和成都廣播電視臺之間沒有特別規定的情況下,《譚談交通》的著作權所有者,的確不是譚喬。

    而在B站,現存的未被下架的《譚談交通》視頻,發布者皆為“成都電視臺看度號”,該賬號為B站認證的成都電視臺官方賬號。有意思的是,在視頻的TAG標簽中,成都電視臺加上了“譚談交通”“譚警官”等關鍵字,但并未提及已經入駐B站的“譚喬”。成都電視臺的B站粉絲只有四千多,視頻總播放量只有592萬。而譚喬的粉絲有387萬,視頻總播放量則高達3.9億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目前,這一事件的發展方向,仍然撲朔迷離。我們作為旁觀者,不妨先讓子彈飛一會。針對此次《譚談交通》侵權事件,四川天府新區成都管委會城市市場監督管理局表態稱,市場處已經了解到這個情況,會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去調查。我們也相信,法律會給出公正的判決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圖源:頭條新聞

    而大眾輿論,目前更傾向于站在譚喬一邊。不斷有法律相關人士站出來,為譚喬“出謀劃策”,幫他分析案件的關鍵點,提出合法合理“抗辯”或者“答辯”的思路。而有關成都游術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是否存在惡意訴訟的討論,也已經越來越多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圖源:山東商報

    之所以大眾更加傾向于站在譚喬一邊,究其根本,是《譚談交通》這檔交通普法節目,所帶來的人文關懷。

    《譚談交通》最初走紅于網絡的原因,是譚喬與“二仙橋大爺”一段驢唇不對馬嘴的搞笑對話,引發了廣大網友的追捧。復盤這期節目錄制的時候,譚喬毫不避諱中間存在“劇本”。

    《譚談交通》并非一開始就有著十分豐富的搞笑元素,作為一檔普法宣傳節目,譚喬一直在思考,如何才能將其做得有趣、生動,讓觀眾能夠對枯燥的交通法規產生興趣。在長期的工作摸索中,譚喬發現,一個富有戲劇效果的采訪對象,顯得十分重要。而“二仙橋大爺”,就是這樣一個人。

    譚喬本人具備相當高的表演欲,這從他近些年的公眾活動中,就能窺見一斑。他總能制造笑點、適度玩梗。在與“二仙橋大爺”的交流中,他敏銳地捕捉到了后者天然具備的語言魅力。而為了緩解“二仙橋大爺”在鏡頭前的緊張感,他會隨時中斷拍攝,不惜“NG”。雖然《譚談交通》的時長只有幾分鐘,但從受訪對象的選擇,到內容的編排、錄制,需要花費的精力一點不少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有人問,《譚談交通》是不是有劇本?如果站在節目制作的角度,《譚談交通》可以算是有劇本,而編劇,就是譚喬本人。

    但《譚談交通》,卻并不是一出虛假的戲劇。出現在這檔節目里的受訪者,都是真實存在的人。尤為難得的是,譚喬有意將目光鎖定在了社會底層人群,借由《譚談交通》這檔節目,人們看到的不僅是違法本身,還有這些底層人群違法的原因——為了活著。

    在參與拍攝《譚談交通》期間,譚喬并未在節目里開出真正意義上的罰單。而在譚喬因為《譚談交通》獲得巨大流量后,他也沒有忘記當初節目里的那些受訪者,包括“二仙橋大爺”在內,譚喬一直在力所能及地幫助他們改善生活。這其中,自然包括被某MCN機構盯上的“氣球哥”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而譚喬所做的一切,萬千網友都看在眼里。毫無疑問,《譚談交通》存在的現實意義,已經遠遠超出了節目本身的制作初衷。

    在《譚談交通》最為火爆的時候,譚喬本人提出了離職,原因是抑郁癥?;蛟S是看過太多窮苦人的掙扎,以及成名后所帶來的種種非議,讓他無法再繼續堅守在交警的崗位上。譚喬離開之后,成都廣播電視臺并未能將這檔交通普法節目延續下去,亦未再制作出可以與之媲美的交通普法節目。不僅是成都廣播電視臺,放眼全國,譚喬以及《譚談交通》的影響力,依然是同類節目里的標桿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和許多人想象中不同的是,雖然譚喬參與制作了《譚談交通》,但他僅僅在原單位領取固定薪資,并沒有因此大賺一筆。無論是在職期間,還是離開《譚談交通》后,譚喬并沒有濫用自己的特殊身份,反而一心專注于公益事業。在進行招商和項目活動的時候,他也是通過《譚談交通》以及“譚警官”的公益屬性,自己并未從相關內容中進行變現并牟利??梢哉f,過去的十幾年,他一直在無償進行普法宣傳。

    這和前段時間遭受輿論抨擊的“反詐老陳”截然相反。

    反詐老陳在他自身熱度最高的時候,選擇了主動離職,成為一名網紅,并主觀上通過職務之便,為自己的個人賬號進行引流。即便在離職后,他依然在利用“反詐老陳”的熱度,為自己謀取私利。而在一次與女主播的直播連麥中,他甚至為了直播間的熱度,做出了不雅動作,令人大跌眼鏡。

    如今,剛剛脫下警服的“反詐老陳”,成了網友口中的“陳子”,他已經不再進行反詐宣傳。而同樣脫下警服十幾年的譚喬,依然是人們心目中的“譚警官”,他依然在進行交通普法。

    做了一輩子交通普法的譚喬,正在因為《譚談交通》背上官司

    于理,《譚談交通》被全網下架無可厚非,人們需要尊重版權。

    但于情,不被下架的《譚談交通》,或許才真的是“譚談交通”。

    玩家點評 0人參與,0條評論)

    收藏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
    分享:

    熱門評論

    全部評論

    日本妇人成熟a片高潮